“刚刚好”是一种痛|BDD中的“非恰好感”和“非完整感”

摘要: “刚刚好”不如“习惯就好”。

10-12 05:14 首页 体像


  • 与健康对照组相比,BDD个体体验到了更强的非恰好感。

  • 非完整感能够预测BDD关联担心的情绪反应程度。

  • 非完整和BDD症状严重度之间有正相关关系。

  • 与BDD低症状组相比,在控制共现的相关症状的情况下,BDD高症状组体验到了更多的视觉非恰好感。


  • 一句话:感官知觉失衡与BDD相关。

  • 再一句话:在干预非恰好感/非完整感导致的BDD强迫观念和行为的时候,可能通过重复暴露可以让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习惯成自然。也就是从“刚刚好”到“习惯就好”


在外表困扰/躯体变形障碍中,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总是感觉外表(比如,鼻子,头发,左右脸,颧骨,眉毛,眼睛,嘴巴,左右肩等等)某些方面不恰当(不对头,不对劲,不合适,不舒服,不刚刚好,不恰到好处等等),比如,如果左边头发再多一点点感觉就对了,鼻翼再小一点点就刚刚好了,右边脸颊再丰满一点点就对了。为了消除这些不舒服的感觉,人们会采取诸如反复梳理头发,反复触摸鼻子,反复按压脸颊,反复以各种角度照镜子等行为,直到感觉对劲了,才会暂时停下来。

 

因此,似乎这里存在某种感觉,正是这种感觉让人有了这些强迫观念和重复行为。这种不舒服的感觉用两个术语来表示:非恰好感(Not just right experiences NJREs)和非完整感(incompletenessINC),属于感官知觉失衡(sensory-perceptual disturbances),通常将之定义为不舒服的缺陷感,或者感知到环境(内部或外表)不是应该的样子(Coles et al., 2003; Rasmussen,Eisen, 1992; Summerfeldt, 2004)。


在研究文献中,这两个术语经常被混淆使用,但是最近有学者认为这两者是有区别的,非恰好感(NJREs)指的是一种被引起的状态,也就是内部的感觉/不舒服;而非完整感(INC)更多指的是一种稳定的动机,即旨在于减少或对抗缺陷感而执行反复的/怪异的行为倾向(Belloch et al., 2016)。现有的研究表明,各种感官形式都存在感官知觉失衡,例如,看起来,感觉起来,听起来“恰到好处”(Rosa?rio et al., 2009; Summerfeldt, 2004; Summers et al., 2014),这可能意味着感官情绪系统存在功能问题。



非恰好感和非完整感被认为是强迫行为的两个主要核心动机(Summerfeldt2004),两者也通常被认为促成了强迫障碍的症状(Belloch et al., 2016),而且最可能与强迫排序和整理相关。鉴于两者与强迫障碍之间的密切关联,那么很可能也与同属于强迫谱系的躯体变形障碍相关。但是一直没有这方面的系统研究。直到最近,Berta J. Summers, Natalie L. Matheny, Jesse R. Cougle(2016)采取多种方法对不同样本进行了非恰好感/非完整感与BDD之间关联的四项研究。

 

研究1


在研究1中,临床BDD样本和健康对照组对过去一个月体验到的非恰好感进行自我报告,研究者们预测临床BDD组会比健康对照组报告更多的非恰好感体验。

 

研究者从美国东南部一所大学的心理学课程选修学生中进行招募。临床BDD组共28人,71.4%为女性,年龄18-26岁;64.3%的白种人,14.3%西班牙裔,14.3的非洲裔美国人和7.1%的亚裔或太平洋岛民。健康对照组共26人,80.8%的女性,年龄18-22岁;白种人80.8%,西班牙裔7.7%,亚裔或太平洋岛民7.7%,其他人占3.8%。

 

研究结果表明,在对共现的抑郁和焦虑症状进行控制的情况下,两组在过去一个月所体验到的非恰好感在数量上虽然没有显著差异,但是BDD组确实报告了更加严重的非恰好感体验。

 


研究2


在研究2中,研究者们假设非完整感可以预测“非恰好”的反应程度。研究者们仍然通过该所大学的心理学课程招募研究参与者,最后有197名参与者(75.6%女性)参与了这项研究,年龄范围为1835白种人59.9%,西班牙裔美国人占17.8%,非洲裔美国人11.2%,亚裔或太平洋岛民6.1%,其他5.0%。

 

所有参与者都被要求完成一份包含10个条目的非完整感分量表,量表中的提问例如,“我必须以某种方式做某事否则我会感到不舒服”,“我觉得要重新做或延长活动或任务,直到觉得正确为止”“当我内心有某种感觉时,我知道我已经做了一些正确的事情。”每个条目的评分为0(从不适用于我)到4(总是适用于我)。以此测量参与者们的非完整感。

 

然后,研究者们通过对参与者进行不同的角度拍照的方式,例如正面全身照,背面全身照,从肩部仰拍面部照片,现实诱发参与者们的BDD相关外表担心,在此过程中要求参与者们留意不同拍摄角度的时候,自己的情绪是怎样的,有没有想要去检查自己的外表,并对在此过程中想要检查外表以求安心的恐惧感进行评级(也就是非恰好感反应程度)。

 

研究结果表明,非完整感能够预测BDD关联担心的情绪反应程度。


研究3


在研究3中,研究者们要检查社区样本中的自我报告非完整感和BDD症状之间的关系;预测两者会有正相关关系。

 

参与者通过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M-Turk)进行招募,以此作为社区样本。参与者仅限于年龄在18-65岁之间,并且居住在美国的人。样本由114名参与者(75.4%女性)组成,年龄2163;76.3%的白种人,10.5%的非裔美国人,7%的西班牙裔,5.3%的亚裔或太平洋岛民,和0.9%的其他人。参与者在线完成问卷调查。

 

研究结果表明在社区样本中,非完整和BDD症状严重度之间有正相关关系。

 

研究4


在研究4中,研究者要对自我报告的非完整感和四项特定感官知觉诱导的非恰好感反应程度进行比较。研究者将通过心理学课程招募来的参与者分成BDD高症状组和低症状组两组。研究者预测,在控制共现的抑郁,焦虑以及强迫症状的情况下,与低症状组相比,高症状组会有更大的非完整感和视觉非恰好感体验。

 

根据BDD-YBOCS-SR得分将参与者进行分组,得分20及以上的人作为高症状组,得分2及以下的人作为低症状组。共有74名参与者,高症状组由34名参与者(76.5%女性)组成,年龄范围为1823岁;白种人为70.6%,西班牙裔为17.6%,非裔美国人为8.8%,其他人占2.9%。低症状组由40名参与者(50.0%女性)组成,年龄范围从1839岁;白种人62.5%,西班牙裔美国人17.5%,非洲裔美国人7.5%,亚裔或太平洋岛民5.0%,其他人占7.5%。

 

四项感官知觉失衡实验分别是:


1)视觉非恰好感实验。为了唤起事情看起来不正确的感觉,参与者被要求观察一个凌乱的桌子; 桌子上乱七八糟低摆放着诸如笔记本,笔,文件夹之类的日常用品。

 

2)触觉失衡实验a:为了唤起事情感觉正确体验。研究者让参与者穿上超大号的实验服,并且错开扣上钮扣,把一只手的袖子挽到手肘那里。在此过程中,不允许参与者照镜子。

 

3)触觉失衡实验b:参与者被要求擦拭非优势手的手背(也不能擦另一只手);创造一个皮肤的失衡感觉。这不同于前一个触觉实验,因为这是一个非完整任务,而不是非正确任务。

 

4)听觉失衡实验:为了唤起听起来不正确的感觉。参与者们听了一段用吉他和钢琴以不协调的方式演奏的音乐。

 

研究结果表明,与BDD低症状组相比,在控制共现的相关症状症状的情况下,BDD高症状组体验到了更多的视觉非恰好感。而且,在视觉实验中,尽管实验内容与外表担心没有直接关联,但是高症状组的人却报告了更大的非恰好感。在触觉和听觉实验中,两组的反应没有差异。这些研究结果与以往的研究发现是一致的,BDD具有特别的视觉特点和对称偏好(Feusner et al., 2010; Kerwin et al., 2014; Stangier et al., 2008;Veale and Lambrou, 2002),这表明经由视觉引起的非恰好感可能与BDD尤其相关。

 

结语


现有的研究发现可能有重要的临床意义。虽然,在治疗BDD的过程中,认知行为疗法具有一定的效果(Wilhelm et al., 2014),但是仍然有提升的空间。到目前为止,针对非完整感/非恰好感的治疗策略仍然没有被系统研究过。

 

不过,那些由非完整感/非恰好感驱动BDD症状的个体,反复暴露在诱发这些体验的环境中,有可能因此获益。与任何暴露和反应预防一样,这种治疗方法要求患者对抗以求“恰到好处”的行为(例如,过度整饰,换衣服),在重复暴露和延长暴露持续时间的过程中,逐渐习惯非恰好感。

 

总的说来,现有的研究首次表明非恰好感/非完整感和BDD症状之间的独特关联。在各种感官知觉失衡与BDD强迫观念和行为之间的关联方面,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参考文献:

Berta J. Summers, Natalie L. Matheny, Jesse R. Cougle,‘Not just right’ experiences and incompleteness in body dysmorphic disorder,Psychiatry Research 247 (2017) 200–207 

编译:机子






首页 - 体像 的更多文章: